欢迎来到老色哥首发26uuu_色哥哥爱色阁_桃色网26uuu.com_26uuu影院第四色网,我们因为缘分而相聚。请记住我们的网址:51bjq.com。老色哥首发26uuu_色哥哥爱色阁_桃色网26uuu.com_26uuu影院第四色网提供更多更好看的东东都在这里

摘要: 水点轻云,风薰丽日,暗添吟力。细浪平波,奁函净澄碧。浓妆淡抹,沉醉得,南来词客。喧寂,秾李冶桃,闹春光消息。车尘巷陌,倦游归来,征衫泪痕籍。贪欢不恋旧国,隔天北。为想桃边花外,能有几番游历。待甚时重到,轻载一船山色。

潘素| 从名妓到山水画家,陪公子散尽家财,她凭什么与张伯驹相伴终身?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宸冰读书,成就自己的智慧!

一主播-宸冰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每天二十分钟,无论早起的地铁车上,还是临睡前的独处时光,感谢你和千万听众选择我人文知性的陪伴。

  听【宸冰读书】,在人物故事中增长自己的见识;

  看【宸冰发现】,在大咖对话中启迪自己的智慧;

  来【宸冰书坊】,在宁静致远中放松自己的身心。

  我们是【宸冰阅读传媒】

  只为多一个人用读书改善自己的人生!

点击音频可收听主播宸冰给您带来的本期精彩节目


插入


前言

过完了短暂的十一小长假,大家又开始新的工作与生活了吧,时间过得好快,一年又要过去了,接下来的两个月,我们将继续陪伴大家在每个清晨夜晚,为您带来更多精彩的人物故事,让如水的时光中映出历史的影子,照亮我们脚下的路。今天我为你讲述的民国人物故事,有着一个悲剧的开始,却因为过人的才华和一份真挚的感情而有了一个美好的结局。她因遭人陷害沦落风尘,又因才华横溢蕙质兰心得到爱人拯救,她就是民国四大公子之一、著名的收藏家张伯驹先生的夫人——潘素

民国四公子


走近潘素

潘素,原名白琴,1915年出生于苏州。父亲是前清宰相潘世恩的后代,由于他常年沉迷于瓦舍勾栏,挥霍无度,家业便逐渐衰败。母亲沈桂香是名门闺秀,自幼学得琴棋书画,女工刺绣等。闲来无事时,她就和子女们在庭院里抚琴、念诗、看画,听戏。在良好的家庭教养下,潘素从小出落的气质若兰,清新脱俗。13岁时,她便学成琵琶,弹奏时,听者无不为之称赞。母亲还为她聘请了名师教她音乐和绘画,可惜不幸的是母亲因病去世了。没过多久,父亲就另娶一人,新过门的继母看潘素长得亭亭玉立,又才艺双馨,便心生嫉妒,于是便设计陷害将潘素卖进了妓院里,从此以后,沦为风尘女子的潘素无奈的将本名隐去,开始以“潘妃”自居。

年轻时的潘素

她能文善画,谈吐不凡,姿韵风流,尤其擅长琵琶,再加上手臂纹有一朵香艳的小花,透出骨子里的不甘与野性,既秀外慧中又明媚妖娆,20岁的她一下便成为了青楼头魁。

潘素作品


救风尘

三十年代初,民国四大公子之一的张伯驹到上海前来游玩,听说了“潘妃”的名头,便前去观看。初次见到潘素,才华横溢的张伯驹便立即提笔写下了一副对联:“潘步掌中轻,十步香尘生罗袜。妃弹塞上曲,千秋胡语入琵琶。”张伯驹将她比作千里和亲的王昭君,并发誓定要娶她。

潘素作品

当时,张伯驹已有三房太太,可由于种种原因都不在他身边,此时得遇红粉知己,自然是一心求娶,而自古佳人爱才子,虽然当时潘素已和一个名叫臧卓的国民党中将谈婚论嫁,但邂逅张伯驹后,便也对他一见倾心。此后两人为了在一起,更是上演了一出枪下救美人的惊险一幕。好在最终两人都平安无事的回到了天津。

潘素作品

“救风尘”的这一年,张伯驹37岁,潘妃20岁。从那以后,不管命运如何变幻,她都陪在张伯驹身边,不离不弃。张伯驹晚年回忆起这段经历时,还颇为得意,于是他便填了一首《瑞鹧鸪》作为纪念:“姑苏开遍碧桃时,邂逅河阳女画师,红豆江南留梦影,白苹风末唱秋词。除非宿草难为友,那更名花愿作姬,只笑三郎年已老,华清池水恨流脂。”并且在《身世自述》里,他还严肃地称呼前几房姨太太和太太为妻为妾,说起潘素时,他却用了一个词:“爱人”


结为伉俪

1931年,张伯驹在潘素的家乡迎娶了这位苏州美女,并且两人一同皈依在印光法师门下,法师为他们起了慧起、慧素的法号。此后,那个臂上刺着一朵花的潘妃已成历史,她改名潘素,洗尽铅华,将往日的万种风情,只说与他一人听。洞房花烛夜时,张伯驹见潘素一身白衣难掩惊讶,便问她:“喜庆之日,何着素白之衣?”潘素说:“洁白如酥,是我的本色。”潘素自知自己乃非清白之名,能够嫁给张伯驹实为人生大幸,不求其他,只求白首不离。她知女人在乱世不易,婚后不久便提议他将财产分给前二任的妻儿,以弥补亏欠。张伯驹听后感慨不已道:“本人生来爱女人爱文物,但自此以后只心系潘妃一人!”

年轻时的张伯驹与潘素

婚后,张伯驹觉得潘素在绘画上天赋异禀,便不惜花重金请名师教潘素作山水画,幸而潘素自小有过绘画功底。21岁初,她与朱德箐习作花卉,后有老画家陶心如、张孟嘉等名家合作作画,并受益颇多,同时还跟夏仁虎学古文。在张伯驹的栽培下,昔日的潘素蜕尽野性,成了一朵纯洁的素心兰。后来,热衷于绘画的潘素潜心钻研隋唐两宋工笔重彩画法,张伯驹也陪着她到处游历写生。铁杵磨成针,她因尤为擅长工笔重彩山水画,最终成为我国著名的青绿山水画家。

 张大千和潘素曾两度合作绘画,他高度评价潘素的画为:“神韵高古,直逼唐人。谓为杨升可也,非五代以后所能望其项背。”《叠嶂秋色》就是潘素作品中的典型代表之一。

潘素作品

才华横溢的张伯驹诗词书画无一不精,却对潘素的画艺甘拜下风。他曾经为潘素治了一方印章,上面刻着“绘事后素”四个字,自谦他的绘事在“素”之后。二人不仅仅是志趣相投,更有着精神上的相契。论画,潘素要强于张伯驹;论字,张伯驹则要强过潘素,情浓于水之际,这对伉俪经常合作,潘素绘画,张伯驹题字,堪称天作之合。才子张伯驹有红颜相伴,自然诗情澎湃,美句佳词联翩而至,并为世人留下许多作品。其中的这首《惜红衣》为潘素最爱:“水点轻云,风薰丽日,暗添吟力。细浪平波,奁函净澄碧。浓妆淡抹,沉醉得,南来词客。喧寂,秾李冶桃,闹春光消息。车尘巷陌,倦游归来,征衫泪痕籍。贪欢不恋旧国,隔天北。为想桃边花外,能有几番游历。待甚时重到,轻载一船山色。”


天降横祸

所谓知己爱人,就是他爱什么,自己也会如珠如宝的爱着什么,并坚定的支持爱人。众所周知,张伯驹一生爱文物,为保护国宝不流失海外,他不惜倾家荡产,重金收藏,就算家徒四壁,潘素也理解他,不断变卖金银首饰,毫无怨言的支持他收藏古画。

有次张伯驹找潘素索钱购画,那时生活已经非常拮据,他见潘素有些迟疑便索性躺地下撒泼耍赖,潘素见着好笑便拿出首饰答应换画,张伯驹听完后乐滋滋的起身掸掸灰尘直接回屋睡觉了。在爱情面前,当你深爱一个人到骨髓时,你会容忍他所有的孩子气,潘素亦如是。张伯驹曾感慨地说道:“她嫁与我时嫁妆颇多,平生来不花我一厘一毫,倒是我是她养的小儿,处处破费。”

张伯驹收藏张大千作品

为了文物,张伯驹甚至不惜生命,而潘素对此更是坚定的理解支持。1941年,张伯驹掌管上海盐业银行上海分行时遭遇了一次来自内部人勾结七十六号机关的绑架案,并声言让潘素拿出一百根金条,方可赎身,否则就撕票。恰巧赶上中秋,也正是潘素的生日,每逢夫人生辰,张伯驹必将用心填度的新词,当作礼物,献给潘素。而此时被囚禁的张伯驹,也写了一首《菩萨蛮·中秋寄慧素》:“怕听说是团圆节,良宵可奈人离别。对月总低头,举头生客愁。清辉今夜共,砧杵秋闺梦。一片白如银,偏多照泪痕。”拿到这诗词的潘素心急如焚,便准备筹集赎金,后来绑匪让潘素去见张伯驹,谈谈条件,哪知张伯驹根本不怕死,他最担心的还是自己的收藏。

张伯驹收藏张大千作品

他嘱咐潘素一定要保护好他的藏品,一件都不能让外人知晓。要是她为了救人而卖掉一件,他死了也不出去。张伯驹被绑了八个多月,这段时间里,屡屡有人劝潘素卖画,她都一口给拒绝了,可人也要救出来啊,于是她四处求援,吉人自有天相,随着各方势力的过问,绑匪为了息事宁人,故意松懈的看守,张伯驹就自己跑了出来,终于回了家。此后夫妇俩对绑架之事讳莫如深,而张伯驹誓死保护国宝的名声倒是传开了,人人皆佩服他的勇气。


捐献国宝

时局动荡,这让一辈子都在保护国宝的张伯驹更是费劲了心思,抗战期间他们两人多次往返于西安与北京之间,不断地偷偷转移国宝保护安全。北平解放时,国民党方面经常派人游说张伯驹,让他到美国和台湾定居,顺便把他一生的收藏也带去,张伯驹没答应。

1956年,国家发行公债,文化部开了一个会,动员大家购买,以支援社会主义建设。张伯驹也想买,可此时他已经拿不出钱来。回到家里,他把这件事和潘素说了。潘素哪能不知道他的心事,就说:“买就买吧,大家都买,我们也不能落在后面。”

张伯驹说:“钱呢?我们总不能买一千块钱吧。这一千块现钱,你拿得出吗?”

“实在不行,只好卖点儿字画。”张伯驹说。这是他最不愿意说的话。

“卖《平复帖》?”潘素故意逗逗他。

张伯驹摇摇头。

“卖杜牧《赠张好好诗卷》?”潘素仍是故意地说着。

张伯驹又摇摇头。

“你打算卖什么?又卖给谁?”潘素又问。

“这些都不能卖,已经留给你……”张伯驹说。

“给我?”潘素莞尔一笑道,“你的这些宝贝,我可操不了这份心。如今就算天下太平了,不怕有人抢了,可万一虫蛀了,霉坏了,我可担当不起……《平复帖》都传了一千多年了,其他的东西也都几百年了,不知被多少人珍玩过,占有过,大概有几千几万只手拿过它们吧。那些珍藏过它们的人呢?都不在了。只有它们作为历史的见证存传到今天,它们就是历史。你说留给我,万一有了什么不测,前人的心血尽失,后人将又如何评论?你当年倾囊举债把它们买下来,不就是怕流落到国外?如今,目的不是达到了吗?”

张伯驹只说了一句:“我担心你和孩子。”

潘素笑了:“我有两只手,可以自食其力。”

就是这样一番简单的对话,张伯驹与潘素无偿捐出了这八件国之重宝:

晋陆机《平复帖》


唐杜牧《张好好诗》


宋范仲淹《道服赞》


宋蔡襄《自书诗册》


宋黄庭坚草书《诸上座》

宋吴琚《杂书诗》


元赵孟頫《章草千字文》


元俞和《楷书》卷

无论过去还是现在,这些国之重宝的价值不言而喻,一个小女子的胸怀与磊落也随之永远被人尊敬。


相濡以沫

1967年,张伯驹被打成牛鬼蛇神,光景惨淡。在此期间,长春有人贴张伯驹夫妇的大字报,潘素的罪状中,“江南第一美人”竟然也算一条。潘素见了,针锋相对地贴出一张大字报——“江南第一美人是何罪名?”并在其中列出了他们夫妇捐献国宝等爱国之举,令批判他们的人哑口无言。此时,张伯驹和潘素早已不再锦衣玉食,匮乏的物质生活却并没有磨灭他们对诗情画意的追求

有一年元宵节的夜晚,大病初愈的张伯驹对潘素提议:“桑榆未晚,我们再搞一次合作,你看如何?”于是,潘素在操持家务之余,开始创作花卉。她先画了一幅《自梅》,张伯驹配以《小秦王》词牌:“寒风相妒雪相侵,暗里有香无处寻。唯是月明知此意,玉壶一片照冰心。”潘素有一幅《素心兰》,张伯驹为她配了一首诗:“予怀渺渺或清芬,独抱幽香世不闻。作佩勿忘当路戒,素心花对素心人。”

这份甜蜜一直持续着,1975年,将近耄耋之年的张伯驹因暂别潘素去女儿家小住,还满心深情的写了首《鹊桥仙》送给她:不求蛛巧,长安鸠拙,何羡神仙同度。百年夫妇百年恩,纵沧海,石填难数。白头共咏,黛眉重画,柳暗花明有路。两情一命永相怜,从未解,秦朝楚暮。红尘浊世中,他们就是一对永远保持着单纯之心的素心人。尽管那个时候,两人已在一起40年了,他对她的爱意却仍一如初见。

1980年张伯驹逝世后,潘素将张伯驹收藏过的许多国宝级字画都捐给了国家。10年之后,潘素追随张伯驹而去。

他们的一见钟情源自惺惺相惜,而这份感情在时代动荡、家国情怀、民族大义之间坚定不移,弥足珍贵。因为张伯驹,潘素破茧重生,重获幸福;因为潘素,张伯驹才懂得情为何物,情之忠贞,他们是彼此眼中最好的一世一双人。



宸冰寄语:

很多人羡慕潘素的幸福,其实,这份从不平等的身世地位开始,到相濡以沫结束的爱情故事中,潘素的蜕变与成长才更应该给我们更多的启示,对于一个真爱你的男人的来说,最好的就是成为他势均力敌的爱人。你说的我都懂,我懂的你也喜欢,你的每一步我都跟得上,而我也努力成为让你骄傲的那个人。以色事君者短,以才事君者久,无论有没有爱,成为更好地自己才是这世上最重要的事。














本周宸冰书坊活动报名中

*主播:宸冰,资深文化传媒人,最具人文情怀历史主讲人,微博敬请关注:宸冰老师,公众号请关注:宸冰读书!


长按二维码关注:宸冰读书

听宸冰老师给您讲故事!

民国 - 历史 - 美文 - 电台 - 好书


点击阅读原文,来我家微书店看看吧,购买书籍会有宸冰老师亲笔寄语和礼品赠送哦!